首页频道—正文
奥巴马宣布美国火星梦想 登陆火星或成其“政治遗产”
2016年10月13日 07:22 来源:中国新闻网/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我最早的记忆之一就是坐在祖父的肩膀上,在夏威夷挥舞着国旗欢迎我们的宇航员凯旋。在那之后几年,我们终于成功登上了月球。我们定下明确目标,计划在2030年前将人类送上火星,并安全返回地球。这是美国太空故事重要的新篇章。”美国总统奥巴马11日专门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撰文,宣布了美国最新的太空目标,他称计划的最终目标是人类有一天能够在火星上停留一段时间。 

  奥巴马把火星称为美国的“新边疆”,“我对我们的太空计划仍然怀有孩子般的激动。它代表着我们最重要的民族特性:好奇心和探索、创新和创造力,我们将走在所有人之前,开拓这一新边疆。”他称,“我们曾赢得了太空竞赛,不仅为技术带来不可估量的进步,而且启发了新一代保持美国一路领先。”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奥巴马2010年就曾经宣布初步的载人火星计划,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火星计划一直备受批评,被认为缺乏资金支持,很难实现。对此,奥巴马称,“实现上火星的愿望需要政府和私人创新者之间的不断合作,而我们正在这样做。”不过,他也认为实现这一计划不易,“载人登陆火星任务需要一步步地来,经历长年累月的测试和耐心”。报道称,奥巴马将在13日匹兹堡举行的白宫前沿会议上号召科学家和创新者为此提出详细构思。

  “美国真能把宇航员在2030年前送上火星?”“火星之旅技术上可行吗?”“如果是,那我们此前为何没有实现?”对奥巴马的新火星计划,曾经欢呼“火星对我们的吸引力比地心引力还大”的《纽约时报》似乎缺少当年的激情,多了几分疑问。该报11日引述白宫科学顾问霍德伦和NASA负责人小博尔登的话称,从技术上来看,载人火星计划属于“困难但可行”的范畴,前提是给予足够的时间、金钱,并愿意付出让宇航员在长途太空旅行中暴露于长期辐射下的风险。报道称,1989年,老布什总统在阿波罗11号登月20周年纪念之际也曾倡导重返月球、登陆火星,但当NASA就此拿出一个“20-30年、1万亿美元”的方案后,计划便人间蒸发。作者认为,登陆火星主要的挑战是政治和财政方面的,国会能否在未来20年内稳定地向计划提供如此大额的资金?总统会否朝令夕改或不断向NASA发出不同的指令?1966年NASA预算占联邦预算4.4%,而2016年整个美国太空项目开支193亿美元,尽管比其他国家要多得多,但只占总预算0.5%。

  “不可否认,这的确激动人心。登陆火星的想法一直在美国人的心中。20世纪时,美国很多总统明确地把这一任务作为美国‘上帝赋予的命运’在21世纪的延伸”。美国《时代》周刊网站称,奥巴马现在也加入了这个大合唱。但真的这么简单吗?报道称,当年登月计划横跨美国四届政府,包括两届民主党政府和两届共和党政府,经历过7届国会。登陆火星的计划几经更改。小布什在任时曾改为“重返月球”,奥巴马2010年否决这一计划又提出登陆火星,但后来却对NASA预算多次削减。报道称,现在人们的目光将盯着美国是否真的能完成这个挑战。

  对于奥巴马在离任前两个多月提出这一雄心勃勃的火星计划,媒体猜测纷纷。俄罗斯《观点报》12日称,奥巴马有关火星的呼吁成为他试图载入史册的最后机会。报道称,在奥巴马离任前,美国面临在中东政策失败,国家经济处于危机等一系列问题。他此时提出美国征服火星计划,但美国航天局的预算并没有增加,实现这一计划困难重重。奥巴马希望给自己执政留下遗产,否则未来人们提起他只会说这是美国首位黑人总统,仅此而已。

  美国财经新闻网站Quartz称,奥巴马任期还剩下几个月,此举是为了在11月总统大选开始前,帮助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造势。美国《华盛顿邮报》则称,奥巴马此举是为了把“资本主义带入外层空间”。华尔街资本是奥巴马所在的民主党最主要的赞助者,奥巴马近年来力推让私人投资进入此前由国家垄断的宇航领域。但目前波音公司和马斯克的SpaceX公司的宇航计划都遭遇了挫折,离开NASA的技术和合同支持难以“自我存活”。

  中国《航空知识》副主编王亚男1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实现了载人登月,如今近60年过去了,把人类带上火星并且带回,从技术上说是可行的,但这个工程的复杂程度非常高。(下转第六版)

  (上接第一版)王亚男说,现在的环境和美国当年登月时有所不同。上世纪60年代美苏太空竞赛的时候,国家意志非常强烈,美苏都希望在载人航天领域尽快取得突破性进展,以此作为政治先进性的标签,那时美国政府掣肘很少,可以投入巨资进行研发和实践。但在技术更加进步的今天,美国在政治和资金上会遇到更多的问题,要想在14年内完成这么大的工程非常难。奥巴马这次表态可能更多是一个梦想,能否在2030年之前实现令人怀疑。

  【环球时报驻美国、德国、日本、加拿大记者 萧达 青木 李珍 陶短房 环球时报记者 吴志伟 王伟】

编辑:孙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