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令欧洲束手无策 难民营缘何成“第三世界”?
2016年08月12日 08:1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当地时间2016年3月14日,法国加莱,“丛林”难民营南部,这里已被拆除了2/3,现今呈现出满地狼藉的景象。据悉,当地时间2月29日开始,法国警方派出大量警力强制拆除“丛林”。  

  中新网8月11日电 据欧洲媒体报道,难民与恐袭对于欧洲来说一直是两个交织在一起的复杂问题,7月底,被视为欧洲最安全的德国在一周之内上演了斧砍、刀劈、枪击、爆炸的恐怖全武行,死伤数十人,震惊全世界,这其中有三起就出自难民之手。

  于是乎,所有难民再次成为了各方关注的焦点。而一直以来,难民营却是一个让欧洲各国政府束手无策却又不得不管的存在。一边是欧洲人对于难民中可能潜藏的极端主义者的恐惧,而另一边,袭击事件助长了针对难民营的犯罪事件频发,在德国谋杀、殴打、辱骂外来移民事件在2016年已发生了665起。那难民营现在的真实现状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随着夏日的来临,欧洲迎来了新一波移民潮的到来,但是由于西班牙线路被阻,巴尔干线路线也被关闭,意大利已成为地中海路线的唯一通道。在2015年希腊全面沦陷以后,意大利也面临着难民收容所的饱和。意大利内政部指出,截至8月1日,登记难民总数为14万人,但只有约10.5万人被安置在临时的收容所里。

  今年上半年,德国显著加强了阻挡新难民入境以及遣返不符合条件难民的力度。德国联邦政府9日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1至6月德国边境和机场共计拒绝了13324人的入境请求,这一数字已比去年全年总数还要高出50%。同时,德国上半年遣返了13743人,与去年全年共遣返20888人相比增长趋势同样明显。

  同样,法国的难民也面临这样的窘境。目前,寻求难民身份庇护者来到法国的难民会发现接待机构挤满人,只能到住在外面。他们或是到北部加来地区的“丛林”,或是以巴黎及其近郊的大街为家。8月9日,法国住房部长艾玛努尔•科斯在接受法国日报《世界报》采访时表示,法国将从9月份开始扩大难民接待容量。

  然而,一味的阻挡或是扩大收容并不能真正解决难民问题。难民营中所隐含的真正危机,欧洲却不愿面对,或无力面对。

  7月18日到21日,法国行政和司法机关工作人员对加来“丛林”难民营的无照商贩进行了首次大规模清查。18人涉嫌非法经商被拘留。检方查获并销毁了30多立方米的商品,其中19公斤已经变质。据法新社10日报道,作为难民营这块公共领地的代理人,加来海峡省府要求里尔行政法庭彻底关闭难民营里由难民开的所有棚铺。

  但“移民客栈”协会负责人格诺克认为,根除移民黑店是个“象征性的、笨拙的而且危险的行动”,这些黑餐馆的卫生和安全条件都不合适,但关闭这些黑店将加剧难民营的紧张关系。有需求就有市场,这些黑餐馆之所以能够生存,必然是有它存在的意义。

  而在瑞典,难民营中的儿童也不得不为了生存沦为牺牲品。《南瑞典日报》援引马尔默市难民安置点工作人员的话报道,至少15名儿童夜间偷溜出安置中心,数小时后带着钱财返回。这些孩子据信在入境瑞典时,就收到了皮条客提供的手机。难民安置人员说:“他们会在安置点接到陌生来电,这就是他们与嫖客的联系方式。这之后,他们会溜出去,数小时后带着值钱的物品回来。”至于嫖客身份,难民安置人员并不清楚。警方发言人认为,难民儿童入境瑞典后,无处可去,也没有经济来源,不得不沦为牺牲品。

  难民营和当下欧洲最为关切的安全问题交织在一起,难民营中这些因战乱而逃来避世的人们,等待他们的不是家的温暖,而是歧视、厌恶和暴力。语言不通、没有工作、基本生存无法保障、无法融入,身处一个高度文明的发达社会,却依然过着“第三世界”的生活,这样的境况放到任何一个社会,无疑都会带来不安定因素。而接下来,欧盟还要面临土耳其的“开闸”威胁。

  也许,如今欧洲领导人都不愿面对却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就是——难民,我该拿你怎么办?

编辑:沙见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