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中国游客遭送难民营反转? 被指想申请难民庇护
2016年08月11日 08:21 来源:中国新闻网/成都商报

  中国游客误入难民营12天 追踪

  3个疑问

  是不是

  误入难民营?

  德媒此前报道称是因为其语言不通而错签避难申请表。德国卡尔斯鲁厄政府发言人称,中国小伙和一名翻译一起填写了表格,他所填的表格还是中文的,“他完全清楚自己是在一个难民收容所。”

  有没有

  护照遭没收?

  媒体还称按照难民申请程序,这名中国游客的护照被德国当局“没收”。德国红十字会官员则表示,这位小伙在机场就丢了护照。

  会不会

  去体验生活?

  据难民营管理员的描述,这位小伙特别喜欢散步和用他的手机拍照,有质疑称其是去难民营体验生活,红十字会官员称“我选择相信他,他只是不太走运而已”

  近日,一名中国游客在德国丢失钱包最后稀里糊涂在难民营度过12天的新闻在国内引发极大的关注。据路透社披露,这名中国游客护照上的信息显示,他叫做刘俊良,今年31岁,来自中国吉林省。

  是什么差错导致他在那里待了近两个星期之久?为何他在难民营中表现镇定,甚至在离开时也高高兴兴没有任何抱怨?他是蓄意为之吗?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辗转联系上帮他走出难民营的德国红十字会官员克里斯托弗·施吕特曼先生,他介绍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并说刘俊良只是犯了个错误而已,是位非常不走运的游客。据他推断,刘俊良目前可能已经回到中国。成都商报记者 王雅林

  并非“难民”

  “他穿的是高级衣服,看起来很紧张,也很恼怒。他不断地看着周围,试图和别人交流,包括和我们讲话。但没人能听懂。”

  整个事件还要从7月4日说起。

  负责难民事务的德国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施吕特曼先生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刘俊良在7月4日抵达德国西南部城市斯图加特。在机场,刘俊良不慎丢失了他的钱包,所有钱都丢了。原本想去警察局报案的他,最后却阴差阳错,来到临近城市海德堡的一家难民收容中心。

  “在这里,他犯下他的第一个错误,填写了一张难民申请表。”施吕特曼说,在填完表格大约2天后,即7月6日,刘俊良就被送到了400公里外的多特蒙德。而后,他又乘坐巴士被送往了以足球和工业出名的小镇迪尔门。“7月8日,他和来自非洲和叙利亚的难民们一起,抵达了迪尔门的难民安置点。”

  正是在7月8日他刚到达难民营的这一天,施吕特曼第一次见到了刘俊良。“我们红十字会向难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这里的难民营都是我们帮助政府组织和管理的。”因此,在对这批新来的难民进行相关程序时,施吕特曼注意到了刘俊良和其他难民的“不同”。

  “他要求进行紧急谈话,这听起来有点戏剧性。”此外,施吕特曼还观察到, “他穿的是高级衣服,看起来很紧张,也很恼怒。他不断地看着周围,试图和别人交流,包括和我们讲话。但没人能听懂。”

  由于刘俊良既不会说英语,也不会说德语,无法交流的情况令施吕特曼也十分着急。随后,他们借助于手机上的在线翻译软件,进行了初步的交流。“他说他想找回自己的钱,想拿回护照,还说自己想去法国和意大利旅游。”

  这时施吕特曼意识到,这位中国人并非常见的难民,而是一名游客。“这完全是个错误。他说他不想待在难民营,不想待在德国。”了解到刘俊良的处境后,施吕特曼称他向刘俊良做出承诺,“我将尽一切努力帮忙。”

  已回中国?

  “7月20日是我最后一次见他,他拿回了自己护照继续欧洲之旅,我估计他应该已经回到中国了。在拿回证件时,他的签证有效期就只剩3天了”

  帮助刘俊良这一过程并不简单,施吕特曼称,他首先和相关政府部门以及许多领事馆进行联系,随后又求助于当地附近的一家中餐馆进行翻译,以弄清楚他的身份信息、真实情况和动机等。

  由于德国的官僚作风等问题,以及刘俊良护照上的一个错误,在等待了12天后,即7月20日,刘俊良的避难申请才终于得以终止。“那天是我最后一次见他。”刘俊良拿回了自己的护照,和施吕特曼等工作人员说再见后就离开了,继续自己的欧洲之旅。“再后来,我们就失去了联系,但我估计,他应该已经回到中国了。”据悉,在刘俊良拿回其证件时,他的签证有效期就只剩3天了。

  据西德意志电台(WRD)报道,德国卡尔斯鲁厄官方发言人称,刘俊良所填避难申请表格是中文的。该发言人向电台表示,“他完全清楚自己是在一个难民收容所。”

  这位发言人说,他们有理由假设,这名游客实际上就是想来申请难民庇护的。因为这名游客在登记中心注册的时候,可能表达出想申请难民身份的意愿。在注册的时候,需要填写一份个人信息登记表,当时配有现场翻译。他们基本可以排除,这名游客误填表格的可能性。德国媒体也发出了当时的文件,明确显示这名游客并未提及任何被盗信息。

  表格上不仅有当事人的姓名籍贯,出生年月以及民族;还有其所说的语言,入境日期、家庭状况和宗教信仰等信息。在写完表格信息后,刘俊良被送往难民营。在那里他提交了避难申请并进行了指纹采集。政府发言人说,在完成这些后,他收到了一张德国铁路的火车票还有用中文书写的难民指导说明。

  对于这些报道,施吕特曼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这些我们并不知情。但我选择相信他(刘俊良),他要为他的行为负责,他只是犯了一个错误,而且是很大的错误。他只是一名游客,不太走运而已。”

  每名难民每周可获31.5欧零花钱

  据施吕特曼介绍,在难民营里,所有难民都可以自由出入和行动,这是一个开放的区域。而在这12天里,刘俊良表现得非常好,“他十分镇定,也懂得如何照顾自己。”施吕特曼推测说,或许因为他曾向刘俊良承诺将尽一切努力帮助他,所以刘俊良表现得并不慌张也没有抱怨,而是很遵守难民营的规定。据悉,刘俊良与其他难民共住一间房,睡双层床铺位,每周可得到31.5欧零花钱(约合人民币226元左右)。

  而根据难民营管理员的记录,刘俊良表现得无可挑剔,穿着得体,对待同屋和工作人员也非常礼貌。“我想这可能是中国文化的原因,他很守规矩,也不会制造麻烦,他还很帅气,很冷静。”施吕特曼称赞说。

  据悉,刘俊良特别喜欢散步和用他的手机自拍。这一信息同样得到施吕特曼的印证。“他需要手机和家人朋友沟通,在使用手机上我们并没有设置任何限制。”

编辑:沙见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