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美国要组建新型太空作战部队 加速太空军事化
2016年08月04日 07:59 来源:中国新闻网/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图:美国要组建新型太空作战部队 将进一步加速太空军事化

  7月15日,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网站发布了题为《建设太空任务部队,训练明天的太空战士》的白皮书。该文件从体制架构、训练方式和作战运用等方面详细阐述了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对太空部队下一步建设与发展的构想,体现了美国对太空军事力量建设的重新考量。点击进入下一页 

  从“作战保障”向“直接对抗”转变的新型太空任务部队

  在此次颁布的白皮书中,作为美军太空力量主体的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明确指出,“在当前对抗性、低级别、受限制的作战环境下,过去几十年里为太空作战提供支持保障的训练和技能已经不能满足今天的美军应对威胁并赢得胜利的需要了。”这意味着,美军太空部队将由执行传统作战保障的任务转为执行直接的太空对抗任务。因此,其对未来太空部队的规划设计中充分体现了满足新实战需求的思想。

  在太空部队构成方面,白皮书明确了两种类型太空部队的基本组成、主要任务和运用方式:一是“太空任务部队”,即指构成空军太空作战系统的所有单元和人员,他们主要在驻地开展军事行动,是能够在对抗性、低级别、受限制作战环境下操作武器系统和执行任务的战备部队;二是“太空任务特遣部队”,即太空任务部队的组成部分,由美国空军向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提供,用于实施战役作战行动。这类部队由太空操作人员、任务规划人员、情报人员、空间武器系统和其他必要的支持设备组成。从建设的目标来看,新型的太空任务部队将能够在动态多变的威胁环境中执行战区指挥官赋予的作战任务,以满足太空领域对抗的需要。

  在太空部队训练方面,白皮书提出了一种突出用于满足太空领域对抗实战需求的“战备太空机组项目”。在训练目标上,该项目强调以创新理念开发、利用、测试和训练新的战术、技术与程序,以对抗来自太空的威胁;在训练对象上,该项目是专门为战役战术级的太空作战人员设计的训练项目;在训练内容上,该项目重点关注的是对太空武器系统集成和太空作战行动指挥控制的训练;在训练手段上,该项目强调以“实物——虚拟——构造”相结合的仿真技术获取最大的训练效果,特别是使用模拟器进行训练,以确保训练场景最大限度地接近实战;在训练组织上,该项目要求参加由空中、网络等多个领域共同实施的训练演习,即为美国空军实施的“空天网”一体化作战和更好地融入美军联合作战体系进行战备训练。

  对太空的重新定位促使美军太空部队战略转型

  从根本上看,美军此次提出的太空部队建设规划反映出其对未来太空领域地位作用的研判。此次白皮书的发布就能看出些许端倪,白皮书在前言中说:“太空作为全球性的公共空间对于商业活动至关重要,同时也是联合作战和全球稳定的核心要素。太空不再是美国、美国的盟友和合作伙伴可以随心所欲而不受惩罚的避难所。”从中可以看出,美军认为未来战争中的太空将不仅是一个支撑和保障联合作战的领域,而将会成为一个对抗激烈,且美军并不占有绝对优势的作战域,特别是对这一作战域的控制程度将会大大影响到美军在其他作战域的作战行动。在这种重新定位认识的基础上,美国需要、也不得不在太空军事战略的制订和太空军事力量的建设上作出调整。

  首先是制订符合当前战略形势的太空军事战略。美国太空军事战略的核心目标是威慑,有效的威慑既能够确保潜在对手不敢采取敌对行动,又能够确保战略态势向美国有利的方向发展。但是,随着空天领域相关技术的不断发展和其他战略竞争对手的能力提升,美国认为其在太空领域威慑能力大大降低、威慑效果大打折扣。在这种情况下,太空军事战略的调整势在必行。今年4月,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发布了一份题为《从圣地到战场:美国太空防御与威慑战略构想》的研究报告,提出了“有限太空战”的构想,即以适当的方式限制太空战的范围与程度,通过制订有利于美国的太空战规则来限制太空领域直接对抗造成的危害。紧接着在6月17日,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又发布了《面向新的国家安全太空战略:战略再平衡的时机已到》的研究报告,提出建立“主动预防”的太空新战略,以及做好预防与备战的两手准备。这些智库报告的密集发布,实际上是在为美国太空军事战略的调整进行战略上的造势和思想上的铺垫。

  其次是建设适应未来发展的太空军事力量。面对当前面临太空可能“失势”的现实情况,美军认为自己在太空力量建设方面必须作出调整与变革,特别是在太空部队的组织、训练和装备的模式上,此次白皮书的发布正是顺应了这一形势。英国《每日邮报》7月25日报道称,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司令约翰·海顿在透露美军将要建立新型兵种计划时就表示,“如果不能够迅速转变,我们将失去在太空中的竞争优势,并危及自身能力,从而无法赢得我们的竞争对手。”同时,美军认为其竞争对手在这方面已经是频繁动作且卓有成效。2015年8月1日,俄罗斯组建完毕的空天部队开始战斗值班。所谓的空天部队由之前的俄罗斯空军、空天防御部队和反导部队合并而成,主要是为了应对美国及北约的空天威胁。该部队的建立普遍被认为是对美国全球快速打击构想的回应。

  正因如此,美国空军在此次白皮书中提出了新的太空部队建设规划,其中突出了两个特性:一是“战斗”特性。为了执行真正的作战任务,而不是保障行动,美国空军提出要像航空兵等常备作战部队一样,建立起以特定任务为牵引,下辖太空任务联队、大队和中队的太空任务特遣部队。而在美军中,任务特遣部队的设置是典型的作战部队编组方式,虽有临时编组和常设编组之分,但都是执行作战任务的战斗编组;二是“独立”特性。美国空军在白皮书中提出,要将太空部队的作战任务与军种活动分离,特别是太空任务特遣部队担负的是专门的太空战斗值班,而不是传统的用于保障其他军种相关的业务值班上,这相当于在某种程度上将太空作战与常规作战分离和并行。

  美国对新型太空军事力量的建设将进一步加速太空军事化

  美国对新型太空力量的规划,以及建设步骤的具体实施,将会影响到太空战略形势的总体态势,而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进一步加速太空军事化的进程。由于太空部队和太空武器系统是太空军事能力的典型物化实体,因而也成为太空军事化的典型标志。这两项内容长期以来都是美国持续投入的重点领域。虽然其在各种场合和发布的文件中都表示要避免太空冲突,但实际上作为“一超独霸”的太空军事大国、强国,美国一直是太空军事化口头上的“反对者”和行动上的主导者、推动者。

  早在2015年12月7日举行的联合国第七十届会议大会上,当129个国家对中俄等国联合提交的“不首先在外层空间放置武器”的决议案投赞成票时,美国却带头以“没有给出太空武器”的完整定义为由投了反对票。今年2月,美国再次拒绝了中俄禁止太空军事化的倡议,负责军控和国际安全问题的美国副国务卿罗丝·戈特莫勒明确向记者说明,美国不同意俄罗斯和中国提出的禁止在太空部署武器的倡议。其主要原因正如美国空军部长黛博拉·詹姆斯早先所说,美国赞成制订太空行为准则,但前提是相关准则不会约束美军的自卫能力,而且各国对相关协议的履行必须得到核实。言外之意,符合美国利益的准则可以制订,不符合的则不予理睬。

  因此,美国国会毫不犹豫地完成了自己在太空领域的战略规划与布局,以重点太空任务部队和大型太空武器系统为代表的太空军事力量无疑是其建设的重头戏。就在此次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发布要建设太空任务部队的白皮书不久,美国媒体就透露了五角大楼要加速发展“天基空间监视系统”的消息,其意在强化太空态势感知能力,进一步掌握太空战场主动权。可以预见,美国未来将会竭尽全力重新争夺对太空领域的绝对控制权。王鹏  

编辑:孙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