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冲绳民众在呐喊 何时才能不再是日美同盟的牺牲品
2016年06月28日 14:34 来源:中国新闻网/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6月28日电(记者 郭丹)奸杀、酒驾,一个月内,冲绳驻日美军连发两起犯罪案,使冲绳及全日本民众对驻日美军由来已久的怒火燃烧到了极点。6月19日,约有65000人日本民众聚集冲绳,举行集会、游行,他们高举标语牌和高呼口号,抗议驻日美军基地人员的暴行,并要求美军撤出冲绳,其规模之大是20年来之最。冲绳民众在呐喊,要求不再充当日美同盟的牺牲品。

  【累累罪行 民怨深重】

  实际上这两起案件仅仅是冰山一角。据冲绳警方统计,从美方1972年把冲绳归还日本至今,驻冲绳美军或美军基地文职人员的刑事犯罪案共达5910件,平均每年130 多起。其中,杀人、强奸等恶性犯罪案件就多达575件,包括1995年 9月3名美军士兵绑架并强奸一名12岁女生的超恶性事件。对此,冲绳和日本其他地区的民众都十分气愤。

  【美方“免罪符”在手 肆意妄为】

  几十年来,驻日美军之所以敢在冲绳肆意妄为、有恃无恐,是因为他们手中握有“免罪符”。日美双方于1960年签署《日美安保条约》及其副产品《日美地位协定》并生效。该协定规定,美国军人或“文职人员”如果涉嫌在岗犯罪,日本检方不得起诉,而由美方行使司法权。也就是说, 驻日美军人员在冲绳享有事实上的“治外法权”,一旦涉嫌犯罪,通常由美军首先拘押嫌疑人,然后再“尽量争取”提交军事法庭审理。

  这显然是一种贬低日本司法管辖权的不平等条约。有调查显示,在不平等条约的保护下,驻日美军对其军人性侵犯的处理“接近一团糟”。大量看似严重的案件中,施暴者受到很轻的指控,惩处多以罚款、降职、禁止外出和开除军籍了事。更有甚者,肇事者仅受到斥责。

  冲绳已成为美军犯罪的最大受害者和不平等条约的最大牺牲者。

  【日本政府重视日美同盟、默认冲绳牺牲】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今年6月 23日在出席冲绳县“冲绳战殁者追悼仪式”时称,日本政府“已深刻认识到冲绳基地负担沉重的事实”,“将致力于逐步减轻冲绳承受的美军基地负担”。但仪式结束后安倍就声称,“驻日美军的‘遏制力’对维护日本的和平与安全不可或缺”。这两面派的说法激怒了冲绳居民,无怪乎有人在其演讲时大声质问:“你真是这样想的吗?”还有人当场就要求安倍“滚回去!”

  安倍自2012年底上台以来,为实现日本成为“正常国家”、能“自由地向海外派遣自卫队”的梦想,日本政府大力渲染“西南诸岛”的危机感,强调“加强日美同盟”的重要性等。在安倍政府看来,美军在冲绳的大量驻扎,是日本整体军事战略的需要,也是日本借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拉拢美国、强化“日美同盟”的需要。

  因此,纵然驻日美军军费(包括冲绳基地搬迁的费用)连年增加,但日本政府也毫无怨言地承担。在日本中央政府和美国政府的“加强美日同盟”的战略面前,无人顾忌冲绳县民的利益,冲绳已然是两国战略合作的牺牲品。

  【不堪重负的冲绳】

  冲绳岛的面积仅为日本国土面积的6%,而驻日美军基地所占比率却达74%。而且,派驻美军的数量也高达驻日美军总数的2/3。在冲绳岛上,美方驻扎了海陆空和海军陆战队四大兵种。

  冲绳民众除了要忍受拿着“免罪符”的驻日美军对生活接连不断的侵扰,还要每天承受军机噪音、空气污染、频发的坠机事故等。

  无怪乎日本国会冲绳选区众议员照屋宽德称,从日美政府的所作所为看,“冲绳已被他们视为军事殖民地”。

  【斗士在抗争 结果未可知】

  现任冲绳县知事翁长雄志自2014年12月上任后,就致力于“采取积极行动阻止驻日美军在冲绳的行为”。

  为阻止美军普天间机场搬迁计划,他不惜与中央政府对抗、忍受中央财政拨款大幅缩减的压力。他还争取一切机会,与首相会谈、在联合国发声,痛斥美军对冲绳居民的蹂躏,强烈要求关闭普天间基地,要求彻底修改规定驻日美军法律地位的《日美地位协定》,大幅调整缩小冲绳的美军基地规模,要求美国全面归还基地等。

  在6月5日的冲绳县议会选举中,支持现任知事翁长并反对美军基地的派系获胜,高涨的反对美军基地的冲绳民意在此次选举中得到了酣畅淋漓的体现。

  有日本媒体评论认为,这一选举结果,不仅将影响未来冲绳县方与安倍中央政府在美军普天间基地搬迁事宜上的博弈,也将对日本7月份举行的参议院选举产生直接影响。

  但是,只要安倍领导的日本政府对所谓“西南诸岛”的形势判断没有改变,“加强日美同盟”的战略没有改变,日本恐怕无法在防务上摆脱对美国的依赖,而“冲绳是牺牲品”的宿命也很难从根本上得到改变。

  冲绳的未来,将何去何从?何时才能不再是日美同盟的牺牲品?

编辑:曾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