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俄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1周年:老兵凋零 精神不死
2016年05月09日 08:09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5月9日电 一位胸前挂满勋章的老兵,孤零零地坐在空荡荡的长凳上,似乎在等待他的战友。这是历年的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纪念日中,最令人伤怀又感慨万千的场景之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1年以来,在这场战争中做出过重要贡献的老兵们韶华不再,逐渐离开人世。但他们的精神代代相传,永恒不灭。

  【你在哪里,我的战友】

  这张著名的图片拍摄于2011年的俄罗斯胜利纪念日期间,当时86岁的康斯坦丁·普罗宁(Konstantin Pronin)坐在公园长凳上,寻找或者等待着他的战友。这位来自白俄罗斯的老兵,自二战结束以后每年都会前往莫斯科高尔基公园的相同地点,与战友相聚。他没有缺席任何一届阅兵,但那一年赴约的,只有他一个人。

  还有一张图片或许同样知名:一名老兵走在游行路上,胸前挂着沉甸甸的勋章,手上拿着鲜花和气球,周围是观看阅兵的群众。但形单影只的他,只能以手抹泪。照片的拍摄者亚历山大·彼得罗相(Aleksandr Petrosyan)称,这张照片拍摄于2007年的圣彼得堡,但他并不知道这位老兵的名字,也不清楚他落泪的原因是否确为网络所述,为了已经全部逝去的战友。

  【牺牲与纪念:老兵荣耀】

  在俄罗斯,胜利纪念日是最为重大的节日之一。5月5日,参观胜利日阅兵彩排的叶菲莫夫(Elfimov)对《华盛顿邮报》说,“你们(美国)有感恩节,我们有胜利日”。在战争结束71年之后,对于许多俄罗斯人而言,胜利日的真正含义仍然是个人化的。这个节日里,他们纪念自己的家庭和祖先在战争中做出的牺牲,并给予二战老兵最高的荣耀。

  2015年,路透社曾为前苏联的老兵们拍摄过一系列今昔对比图。俄罗斯老兵罗诺夫(Boris Runov)的照片是在红场拍摄的。当时,红场并未向公众开放,但当安保人员看到罗诺夫的勋章之后,允许他进入拍照。

  尽管胜利日当天,雄赳赳气昂昂跨过红场的,除了老兵之外还有俄罗斯的精英部队,以及数百导弹发射架,战斗机,高射炮等等,但最能打动人心的,还是老兵们矍铄的身影。

  【胜利日以外的老兵:坚持与勇敢】

  胜利日是俄罗斯的老兵得到广泛关注的一个时机,但在胜利日之外,老兵们也仍然坚持着战场上的勇敢与乐观,面对自己的生活。一些二战老兵组成合唱团,30多年来一直演唱二战老歌,他们的成员平均年龄已经达到了90岁,仍然继续在演出。《莫斯科保卫者之歌》、《喀秋莎》等经典老歌都是他们的保留曲目。

  而在俄罗斯鞑靼斯坦,91岁高龄的老兵巴维尔·库兹米奇连续三年通过跳伞,庆祝胜利日的到来。今年4月9日,他挑战4000米高空跳伞成功。巴维尔说,这短短的跳伞时间他等了一整年。在天空中,所有痛苦都走远了。

  巴维尔说:“我的家人们什么反对的话都没说,因为他们知道我的性子,我想到了就要去做。”

  【精神的延续:跨越时空与国境】

  今年的卫国战争胜利日阅兵,红场还将迎来两位特殊的参与者,法国的莫格夫妇。他们是受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邀请,前往莫斯科的。他们还将参加“不朽军团”的游行。莫格夫妇将自己家族的二战勋章,送给了在叙利亚牺牲的俄罗斯军人亚历山大·普罗霍连科(Alexander Prokhorenko)的家人。

  普罗霍连科是俄罗斯特种部队士兵,今年年初在叙利亚巴尔米拉执行任务期间,被大批“伊斯兰国”分子包围,毅然要求战机对其所在位置进行空袭,最终与敌人同归于尽。在抗击恐怖主义的战场上,普罗霍连科毫无疑问是与二战老兵们一样的英雄。

  让-克洛德·莫格在谈及赠送勋章的决定时说,他们知道失去自己的在远方的孩子是什么感觉,“白发人送黑发人”本不该发生。他表示,普罗霍连科是一位“真正的英雄”。(完)

编辑:孙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