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TTIP协定能成为奥巴马卸任前的“政治遗产”吗?
2016年04月29日 11:29 来源:中国新闻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4月25日—29日,美国与欧盟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第13轮谈判在美国纽约举行。该协定旨在消除欧盟与美国之间的贸易壁垒,建立覆盖8亿人的自由贸易区。然而,欧洲民众的反对浪潮却不曾停歇。TTIP协定能成为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吗?

  推销TTIP的最后努力?

  自2013年6月启动以来,TTIP经历了漫长的13轮谈判。欧盟委员会4月27日公布的谈判进展显示,欧盟与美国在农业市场准入、采购与金融理财等领域谈判取得进展,并从今年2月重启对投资保护等关键分歧领域的讨论。

  据英国《金融时报》4月25日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德国期间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共同呼吁加快TTIP谈判,争取年内达成一致。

  奥巴马表示:“我不期待我们能在今年年底前完成协议批准,但我真心期待我们能够敲定协议。”

  不过,TTIP依然面临不少问题。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4月25日报道,法国总统奥朗德为TTIP的签署设置了条件,表示不能接受没有透明度、非互惠且无法进入美国政府招标市场的TTIP协定。德国经济部长加布里尔也批评美方数月来并没有新的立场和态度,呼吁增加谈判透明度。

  谈判为何如此困难

  究竟是什么让欧美谈判如此缓慢?

  横亘在欧美之间利益分歧点之一是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ISDS):美国希望将ISDS纳入TTIP框架中,投资者能将纠纷直接上诉国际商业仲裁机构,绕开当地法庭程序。但是,这让欧洲人感到“国家主权的丧失”。

  食品与环境安全等领域的不同诉求则让“标准化”陷入僵局。欧洲民众担心,在转基因食品、农药和激素的控制标准上,欧洲将“降低身段”向美国靠拢。“欧美双方存在文化差异,美国允许食用转基因产品,而欧盟从未迈过转基因的门槛。敏感的食品安全分歧在短期难以协调。”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崔洪建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农业是双方争议很大的问题。美国以零关税进入市场以后,对欧盟国家的农业会造成很大影响。”

  即将卸任的奥巴马让谈判陷入尴尬境地。“目前,美国进入选举阶段,欧盟需要考虑奥巴马具有多大的政治资源推动谈判。未来,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对TTIP的热情都不高。”崔洪建说。

  而且,正如英国《金融时报》指出的,今年有英国脱欧公投、明年有德法换届选举,这些都是TTIP面临的不确定因素。面对反对人士的示威游行,各国领导人或许会更加倾向“民意为大”。

  这一切,都让谈判的前景更加扑朔迷离。

  达成一致只是时间问题

  “TTIP达成协议是早晚的事,关键是双方达成一致的时间点在哪儿?”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持乐观态度。

  TTIP谈判,不仅是经济层面的决定,更多的是政治上的战略考量。袁征从地缘政治角度分析欧美双方的谈判博弈之路,“倘若TTIP谈判成功,美国依托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结合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TP)与TTIP协定的两翼优势,将在贸易规则的制定权上有更大的发言权。那么,欧盟与美国将进一步释放双边合作的潜在空间。”

  而且,“即便TTIP陷入僵局,美国可以利用TTP协定进一步增强亚太地区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竞争力,那面临被边缘化危险的欧盟必然会主动加快TTIP的谈判进程。”袁征说。

  此外,折衷的次优方案也能为双方提供新思路。崔洪建认为,最早提出的协定内容全面而且标准高,要最终达成可能需要时间。不过,美欧双方有可能先制定出标准降低的前期协定,将很多谈不拢的条款搁置一边,求同存异。

编辑:孙婷婷